宝马线上1211mg电子

迷途

作者:李昊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19-06-04浏览次数:10

狼林山脉是出了名的凶险,嶙峋的山峰之间是大片裸露的岩石,像是被巨大的狼爪抓过一样。而且山如其名,有狼,吃人的狼!也正是因此,住在狼林山脉下的山民也是出了名的勇敢。

 

杜平安作为在山脚下长大的“土著”,尽管给爹娘取了个这么没有气势的名字,但那胆子,还真不是盖的。十六岁就敢偷了他爹那杆老猎枪,独自钻山里去,没想到还在他那爱喝酒吹牛的爹发觉之前就拖着条死绝了的老狼回来,尽管事后大家伙儿都知道老杜那晚狠狠地抽了小平安一顿,但是老杜后来逢人就吹嘘他儿子的声音,却是一次比一次大了。杜平安也确实争气,就在村民吹捧的目光以及老杜的严格要求下,成了村子几十年来最出色的猎人。

 

可是好景不长,尽管狼林山脉处在两国的交界处,然而政府的大手依然伸到了这里,毕竟狼的名字还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里躺着呢。于是杜平安这打小就傍身的猎术眼看就要成了“屠龙技”,但是又有胆子大的旅客闻到了风声,开始跑到这狼林山脉来探险,于是杜平安这样熟悉地形的“土著”就成了他们最好的导游。

 

这天杜平安看见了一群不远万里跑来“偷猎”的富家子弟,有男有女,带着他这辈子都没见过的现代猎具,要他领着他们去山上猎狼,说只是体验体验,不会真的伤到它们,即使出了事儿也不会怪罪到他杜平安身上。杜平安自然不信这类的鬼话,只是他们抽出的那一张张鲜艳的红票子,还有那些个他从没见过的漂亮“公主们”,让他心动了。

 

第二天一早杜平安就领着那群人进了山,白花花的太阳笼罩山林,晃得陈平安眼疼,可那群年轻人却都摩拳擦掌充满了干劲,只不停地催着他快点儿。

 

或许是一行人的声势过于浩大,走了半天依然没遇上狼,杜平安身后的一行人再也没有开始时的激情,汗水逐渐覆盖脸庞,望着杜平安的目光也多了疑惑。

 

“诶,我说傻大个儿,你不是号称这一片儿最好的猎手吗?咋这都走半天了还啥也没看到呢?”一开始就让杜平安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的女生出口问道。

 

而这边杜平安不耐烦地刚要说话,就听到队伍里有人说:“林娇,别闹,狼喜夜行,这大白天的哪能这么容易找到它,咱好好跟着杜大哥走就行。”说话的人俨然是队伍里的头领模样,走上前去把自己的水壶递给杜平安说道,

 

“杜大哥,别跟小姑娘一般见识,我们也就出来体验下,不顶用,到时候还是要多仰仗杜哥您,不过我们也走这么久了,您看是不是可以停下来休息下?”

 

林娇虽然听到队长的话有些不大乐意,但想到能休息也就没开口说些想讽刺他的话,然而杜平安只是抬头看了眼爬过山峰的太阳就说:“不行,我们得在天黑前赶到适合驻扎的地方,不然就会很麻烦。”

 

林娇一听就怒了,刚想走上前去骂他却发出一声尖叫“啊!”就倒在了地上,众人都走上前去围在她身边,“我的脚好像崴了。”只有杜平安转过头去骂骂咧咧地说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娘们儿,呸!”说着还往地上吐了口唾沫,那边的林娇强忍着疼痛站起来骂道:“还不是因为你,我······”还没说完就被队长按了下去,说:“好了,林娇你别说了,杜大哥你看这也走不下去了,不如我们就在这儿休息会儿,等林娇她脚好了点再上路?”

 

明晃晃的阳光依然洒在山上,只不过相比出发时的明媚与轻松,这时连树下投出的阴影都让人觉得阴森恐怖。“耽搁肯定是不能耽搁的,我们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不然这样,我这就把钱退给你们,就领着你们下山,就当我今天白跑一趟,咱们呢也好聚好散。”杜明拿起一根棍子在地上比划着什么,看着气喘吁吁的那群人越发地觉得这次行动没谱。

 

“不行,咱这次来就是来找狼的,哪儿能狼毛都没见着一根就回去了,傻大个你要是怕了想走就自己走。”坐地上的林娇大吼道。

 

“林娇!杜兄弟,你看我们现在背着林娇赶到你说的地方搭好帐篷,就在那儿待一宿,明儿一早就撤,我想我们这么多人只要没碰上狼群还不至于出什么问题,你说呢?”队长也不忍让队员们失望,尽管很为难还是开口说道。

 

杜平安眉头越皱越紧,但想了想家里那厚重的红票子,还是答应了:“那我来背着她吧,咱走快点儿,臭婆娘你给我闭嘴,你以为俺想背你啊?我真想就把你一个人撂这儿,不是看狼嘛,等晚上你一个人让你看个够。快给我上来!,别磨磨蹭蹭地。”

 

林娇紧紧地咬着牙看着杜平安,又转头看了看队长,眼神变得犹豫,然而队长只是向她点了点头就向杜平安回答说:“好。”

 

尽管杜平安背着个不情不愿的林娇,但他依然健步如飞,队伍也在天黑之前就要赶到了目的地,此时释放了一天热量的太阳终于撤去了它刺眼的光,而狼林山脉在夕阳的照映下也宛如血浸了一般,显出惨寂的红色,傍晚的山风吹过树林沙沙作响,杜平安背上的林娇也终于老实了下来,甚至会发出能让杜平安明显感受到的颤抖。

 

“大家加把劲儿,我们就快到了,”杜平安刚想放下林娇让大家休息会儿就看到有人指着他的背后惊慌地喊道:“狼~狼,有狼!”而那狼仿佛是受了这句话的指令似得,如同最威猛的骑兵抽出刀剑向着杜平安和林娇冲去,没有人反应了过来,它就像闪电一样瞬间出现在了林娇的背后,那银色的爪子在夕阳里像一把死神的尖骨就要往林娇的背上抓去,可背着林娇的杜平安一个一个转身就让那爪子落在了自己的胸膛,杜平安被狼巨大的冲劲儿扑倒,还不忘错开身位以免压着背上的林娇,可即使如此,林娇也还是倒在地上晕了过去,杜平安在地上用手抵抗者狼的撕咬,看着还在发呆的众人吼道:“还愣着干嘛啊,射箭弄死它啊!”队长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一支箭已经从他手里射了出去深深地扎在了狼的身体里,殷红的狼血缓缓流到杜平安的身上,让他显得更加狰狞,落日最后的余晖洒在他们身上,一轮皎洁的弯月挂在天边,发出渗人的惨淡白光。杜平安躺在地上死死地盯着昏迷过去的林娇,没人说话,只有劫后余生的粗喘与风刮过树梢的声音。

 

在搭好了帐篷,升起了篝火过后,林娇也醒了过来,她主动地靠在了杜平安的身边,帮他清理着伤口,这时队长站起来说:“你们就先在这儿待着吧,我带着他们出去看看,捡点柴火,也看看附近有没有危险。”杜平安沉默着点了点头,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他只是不停用手拨弄着篝火。

 

“嘿,傻大个儿对不起啊,今天是我的错。”林娇对着杜平安展颜一笑,静默的山水饮过风声,火光与月亮照在她的脸庞,映出迷人的光。

 

“没事儿,”杜平安顺着她的眼光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爪痕,又看着这个一开始就让自己多看了几眼的女孩儿,再没多说什么。

 

那只被杀死的狼就躺在他们身边,血迹浸染了一大片土地,杜平安注意到了丛林里闪着的密密麻麻的幽幽绿光,他终于知道那些人是抛下他们跑路了,早该想到狼在夜里不会单独行动,既然出现了一只那么早就该提起警惕。只是现在两个伤兵面对狼群又能干些什么呢?

 

他哄着尚不知道真相的林娇在帐篷里缓缓睡去,自己扑灭了篝火,爬到了死狼的身边,那些绿光缓缓靠近,他平躺着望向天空里的星星,看到狼群叼走了死狼的尸体,而他们却被遗弃在这幽幽绿光里。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